首页 > 法治联播 > 内容

圣运律所:疑难复杂争议解决机制显成效

2021-08-31 15:29:08    来源:圣运律所    

一纸诉状再一纸诉状,把一个争议拆分成数个大小不等的官司,结果甚至陷入同一个事实出现完全不同的认定结果之怪象。历经长达数年的争讼,当事人已不堪重负,却还没将矛盾化解。这是现实中一些疑难复杂案件常常面临的尴尬。

如何化繁为简,从错综复杂的各种法律关系中找到核心争议,并迅速找到案件突破口?圣运律师事务所探索出一套高端争议解决机制,针对疑难复杂的争议,全局总揽诉与非诉的关系,民事与行政、刑事等手段相结合,并整合各种资源,促使矛盾就地化解,快速实现当事人的委托目的。

当事人奔赴圣运律所北京总部送旌旗。(图/杨鑫瑀)

掌控全局  大案与风控无缝衔接

“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当前很多律师都宣称靠团队办案,但团队的松紧协作程度却存在着天壤之别,往往还是由接到案源的主办律师单打独斗者居多。如何才能做到真正有效的团队协作?圣运律师事务所在自身的体制上采用公司化管理模式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一点。接案部门收到案件后统一分配给业务部门,业务部根据所内律师的特长优势再分配主办律师和律师助理。对属于重大复杂的案件,则由大案部统一承办。

而突破复杂重大的案件,圣运律师事务所的大案研讨会是常规动作。“1号下午2点,第一会议室研讨浙江某地行政补偿案,4号下午4点30分,云南玉溪某地重大案件研讨……”该所大案部主管李洋洋在企业微信群通知这类事项时会做特别强调。他介绍,大案部会根据所接到的案件的法律关系复杂程度、标的额度大小以及社会关注度、敏感度等因素,筛选出需要集体研讨的案件,并通知全体律师线上线下参与。研讨会则由该所主任亲自主持,并形成最终的策划方案。

“研讨一个案件,可以透过一片树叶看到一片森林。”纳入研讨的大案往往面临很多新情况新问题,随着研讨本身也极大的推动了很多业务细节不断地完善。与大案部紧密的协作的是风险防控部。随着律师业务的飞速发展,法律服务市场对律所和律师的服务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圣运律师事务所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强调律师执业的规范性。“让风险防控部与大案部无缝衔接,在一开头就会过滤掉很多风险。”该所党支部书记刘晓刚律师以前述研讨会案件举例说,通过大案部对案件研讨分析,如果发现委托人的诉求在法律上、事实上得到支持的概率太低,承办团队就会及时召集委托人开会,明确告知他们案件后期会面临败诉或者预期目标难以实现。

全体律师线上线下同步研讨大案。(图/杨鑫瑀)

实战积累  与强大对手较量中成长

圣运律师事务所总部位于北京,并在天津、上海设立分所,发展之初以土地法、行政法为其特色,如今发展到在知识产权、重大民商事务争议解决、以及海外业务均亮点纷呈。据悉,正在筹备成立中的合肥分所,将在刑事辩护尤其是涉及经济犯罪领域高规格、高起点布局。

“法律是实践的艺术。”查阅圣运律师事务所的发展档案不难发现,该所的发展历程与国家法治化进程一脉相联。回首十多年前,律师乃至整个法律行业对于行政诉讼颇有芥蒂。从立案的受案范围之争到最终的矛盾化解,圣运律师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案件,推动了行政诉讼制度的不断完善,做到真正的案结事了。

“强大的对手让我们积累了处理争议的经验。”圣运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有银一语中的。他说,圣运律所为何这几年在高端争议解决上屡屡得到当事人的认可,这与多年和强大的对手打交道有关系。“我们作为普通老百姓的代理人,与对方多个位高权重的国家机关或者大企业集团、其他组织打官司,在地位上我们处于弱势。但不管怎么样我们坚持下来了,而且最终都让这起纠纷能化解掉。”据王有银回忆,在和某省政府的争议中,圣运律师经过周密的准备,其代理方案不但得到法院的认可,同时指出了对方的错误,使对方得到改正的机会。事后,彼时的法制部门主动邀请王有银担任省政府法律顾问,但被他婉拒。

王有银在办公室接待当事人。(图/杨鑫瑀)

整合资源  “组合拳”处理复杂争议

西南某公司在运作旗下一个数亿元的项目中,大小股东间发生纠纷,常年无法召开股东会或者开了股东会却达不成有效的股东会决议。某股东委托圣运律师事务所后,王有银带着团队研究案情并出具代理方案。鉴于该股东提起的公司解散之诉被判决败诉,如果按照股东纠纷的一般思路提起知情权等多个不同的诉讼,虽然胜诉概率大,但无济于根本争议的解决,对于项目来说也禁不起漫长的诉讼期间的消耗。后来通过该股东身份的其他角度作为切入点,对方股东见状主动要求和谈。

“解决法律争议就是定分止争,我们要充分考虑是诉讼还是非诉讼,从哪个角度介入最快最有力度。”王有银表示,通过多年积累的经验来看,牵涉的部门多利益关系复杂时,很多案件的处理未必都要对簿公堂。因此,要综合考虑案件面临的“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我们的终极目标是解决争议达到委托人目的,而不是非要法院判决个对错,因此诉讼程序之外的非诉讼程序显得特别重要。”他以前述股东纠纷案举例说,其初期处理思路同时也得到了对方的认可,这就为后期实质化解决争议奠定了基础。

除了对诉讼与非诉讼时机的把握,同一个案件,民事类的处理可能会运用到刑事案件或者行政案件的手段,民事、行政、刑事各类案件又有相互密切关联的地方。“实践中,不可忽视了三管齐下,而且要找准确各自的法律适用。同时在法律程序之外,比如专家学者的观点论证,以及其他所有合法的能用尽用的方式方法都可以辅助进行。”

王有银进一步阐释,处理错综复杂的各类争议,并没有固定套路,与办案律师的法律专业水平和法律实践经验、社会经历等综合因素有很大关系。他希望,圣运律师事务所尽最大努力通过现有的优势机制,“传帮带”更多的青年律师迅速成长起来,通过一个个具体的大案来历练,能在未来的高端争议解决领域,提供更加优质的法律服务。(田建忠、罗思章)

编辑:郭凯

上一篇:国家发改委:“十四五”结构性就业难’和‘招工难’并存,甚至可能出现强化
下一篇:移民管理警察送教进校园 共筑安全“防火墙”

频道总排行
法 制 社 会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 炎黄民生 - 法制社会网 ©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2021006700号